• www.tiantaisi.com
     
    天台九祖
    信息来源:天台寺    发布时间:2017-03-07

      至诚顶礼天台历代祖师菩萨摩诃萨

      天台九祖

      沙士衡敬

      吾宗九世祖,示生西土,前後出,相去,故感垂之事,散在,非博,不可得而也。以山家者,而於祖功德罕厥由。於乎先儒有言:「其先祖美而之,是也;有善而弗知,不明也;知而弗,不仁也。此三者,君子之所也。」而於教之人乎?愚忝末裔,姑欲逃其弗之,搜籍,于右,以後,yǐ弘,思有地,而不矣。嘉定改元月望日寓竺峰凝翠序。

      高祖菩

      高祖菩者,南天竺梵志,大豪家也。始生於下,由成道,因。幼而哲,才超世,在襁褓(上切,下音保,小衣也。),梵志四陀典,各四偈,偈有四十二字,背其文,又其。弱冠名,步,世能、天文地理、秘及道,不(上子宋切,下郎殿切。)。

      友三人,亦一之。一日,相曰:「天下理可以神明,悟幽旨者,吾等之矣。更以何方自?唯有追求好色,情欲,是不亦乎?然梵志,非王公,何由得之?可求身之,斯可。」四人相,莫逆於心,同至家,求身法。

      念曰:「此四梵志,擅名一世,草芥群生,今以故,屈辱就我。此人才明世,所不知者,唯此法。若授其方,永。且彼,使不知之,必,永我。」各青一丸,告曰:「汝於,以水磨之,用眼,形自。」

      磨香,知名,分多少,(上音,下音殊)。失,向其具此有七十,名字、皆如其方。

      :「子何以知?」

      答曰:「有分,何以不知?」

      即服,乃曰:「若斯人者,名,我遇,而惜斯。」即以其法具授四人。

      得身,百自在,入王中,中美人皆被侵陵。百日後,妊者。以事白王,王不曰:「此何不祥?」

      召智臣,以其故。有一臣白王:「此之所,不出有二:一、鬼;二、。可以土置中,令人守,往者。若是方,足自;若是鬼魅,入必。人可兵除,鬼咒。」

      王用其,法之。四人,即,百力士刀空中,三人首。近王七尺,刀所不至。唯有,身屏,依王而立,故不被。因始悟欲苦本,欲心生,出家:「我若得,沙,求出家法。」

      既而得出,入山至一佛塔,出家受戒。九十日中三藏,通深,更求典,都得。遂向雪山,一比丘,以摩衍而授之。,,未道,辨才,善能言。外道、沙士,咸皆摧伏,。即便自:「我是一切智人。」生大慢,心自念言:「世界法中,津途量。佛妙,句未。我今更敷演之,悟後。」作是念已,便欲之。立教戒,更造衣服,令附佛法,而少有不同。欲除情,示不受,良日,便欲行之。室,水精地房。

      大菩愍其若此,即以神力接入大海,至其殿,七函,以方等深典上妙法,授披。九十日中,通解甚多,其心深入,得利。

      知其心,而之曰:「看遍未?」

      答曰:「汝量,不可得。我所者,足十倍,浮提。」

      言:「忉利天上所有典,倍於此百千倍,此比,不可。」

      ,既得,豁然通,善解一相,深入生,法忍具足。知悟道,送出。

      南天竺王生大邪,承事外道,正法。化彼故,躬持赤幡,在王前行。七年,王始怪:「汝是何人,在吾前行?」

      答曰:「我是一切智人。」

      王是已,之大,遂之曰:「一切智人,甚希有。汝自言是,何以取?」

      答曰:「王欲知者,宜。」

      王即自念:「我智主大,之能屈,未足奇;或不如彼,此非小事;默然不,便是一屈。」疑良久,仰曰:「天今何?」

      答曰:「天今正阿修。」

      王既已,譬如人噎(乙切),既不得吐,又不得咽(音)。欲非其言,以;欲是其事,以明。之,言:「此非,王小待之,臾。」,空中刀戈戟相而落。

      王言:「干戈矛(上音,建於兵,二丈。下音朔,丈八,曰)。是器,那知是天修?」

      答曰:「以之言,不如之。」

      以言已,修耳鼻空而下。又令王臣等空中相,王始稽首,受其道化,殿上婆因就出家。

      於此大弘佛教,摧伏外道,摩衍,造《婆提舍》十有偈,《佛道》、《大慈方便》,如是等各五千偈。今摩衍教大行於天竺,造《畏》十偈,《中》出畏部中,凡五百偈。

      有婆善知咒,欲以己能,白彼王言:「我能伏此比丘。」

      王言:「汝甚愚!此菩者,明同日月,智,汝今庸劣,可比?」

      婆言:「王智人,宜以理。大王云何逆凌(莫切,悔也。)?」

      王言至,恭,清旦俱集政德殿。婆即於殿前咒作大池,清,池中出生千,自坐其上,曰:「汝於地,同畜生;我居上,智慧清。敢我抗言?」

      ,亦以咒力化白象,象有六牙,行池水上,趣其座,以鼻(音皎,也)。拔,高地。婆背委困,即便摧伏,命:「我甚,犯逆大,惟愍哀,我悔!」慈矜,度令出家。

      有一小乘法其高明,常忿嫉。深知,既所作已,化成,欲示寂,因小乘:「汝今我久住世否?」

      彼曰:「仁者!不也。」

      於是即入室,日不出。弟子咸疑,推之,遂(音)而去。天竺立,供,敬事如佛。

      其母下生之,因字阿周陀那。阿周陀那,名也。以成其道故,以配字,曰。假仙,住世三百年,任持佛法。其所度人,不可。如《付法藏》、《入楞伽》第六云:「大慧汝知,善逝涅後,未世有,持於我法者。南天竺中,大名德比丘,厥,能破有宗,世中我,上大乘法,得初喜地,往生。」此佛金口也。

      二祖北尊者

      二祖北尊者,慧文(德行未本)。高之世(是。高高祖,渤海人也,姓高氏,大夫高奚之後。高,次洋,方受魏,都在相州,即北也。),步河淮(化者,故云步。河北,淮南,行化於世。),法非世所知(明所既深,非所知。),履地戴天,莫知高厚(尊者法行於世,如履地不知地之厚,戴天不知天之高。)。尊者用心,一依《》,是所,《付法藏》,是金口祖承第十三,尊者承,以也。故翰林梁曰:「大雄示,路派。世既下衰,教亦陵。故大士病之,遂用略制外道,乃括十二部,明宗。微言流,我北得之,由文字中入不二法,以授南。」斯言之,後尊敬,不敢正斥其,以北尊者焉。

      三祖南尊者

      三祖南尊者,慧思,姓李氏,武津人也。少以慈,生肉髻,耳有重,象牛行,相,世自。梵僧勉令出俗,悟斯瑞,入道,奉持守素,梵行清。及具戒,日唯一食,不受施,迥栖幽,杜迎,《法》等。

      所至小庵,被人所焚,(音例,疫病)。疾,求乞,草室,持如故,其患平。仍梵僧百,形服瑰(公回切,大也)。,祈僧,加羯磨法,具足成就。寤,方知受,勤更深,昏。又勒眷同,心自惟曰:「我於迦末法受持《法》,今值慈尊,感悲泣。」豁然悟,精,瑞重沓(合切),供,若有天童侍。

      因《妙定》,功德,心修定。北聚徒百,法清,道俗高尚,乃往依,受正法。性苦,僧,冬夏供,不苦,夜心,理事(音,算也)。度,此,未有所。

      又於夏,束身坐,念在前,始三七日,少,一生善相,倍勇猛,遂八,本初。障忽起,四肢弱,不行步,身不心,即自察:「我今病者,皆生。由心起,本外境。反心源,非可得,身如影,相有空。」如是已,倒想,心性清,所苦消除,又空定,心境廓然。

      夏竟受,慨(口概切,太息也)。所,自昏沉,生空,深愧,放身倚壁,背未至,霍(忽郭切,霍也)。悟,法三昧,大乘法,一念明,十六特,背徐入,便自通,不由他悟。

      研愈久,前增,名行,四方德,徒日盛,悟繁,乃以大小乘中定慧等法敷引喻,用自他。精,是非由起,怨嫉(直禁切。以毛食能人)。毒,毒所不,道,不害。乃徒曰:「大在世,不免流言,吾德,逃此?是宿作,至受,此私事也。然我佛法,不久,往何方,以避此?」

      空曰:「若欲修定,可往武南,是入道山也。」

      以武平之初,背此嵩,徒南逝。初至光州,值梁孝元覆,前路梗塞,止大山。之,如市。每示曰:「道源不,性海非,但向己求,莫他,亦不得,得亦非真。」由是供以事,以理味,祗欲者悟自本心。

      因以道俗福施,造金字《般若》、金字《法》琉璃函。二,即玄,文造,莫非幽。後命大代《金》,至「一心具行」,大有疑,曰:「汝向所疑,此乃《大品》次第意耳,未是《法》旨也。吾昔一心法,吾既身,不致疑。」遂咨受法行法,三七境界,大玄旨。

      又位即十地耶,曰:「非也。吾十信位耳。」然其退,言,本叵。

      後在大,弊於烽警(上音峰。烽燧,候表也。有警,火,曰燧,夜曰烽。),山栖遑,不安其地,四十僧,趣南。光大二年,次戊子,夏六月二十二日也。至即告曰:「吾止此十年耳。」

      先是梁僧慧海居衡寺,及,欣如,以寺止之,海它所。徙方,懋,具如。曰:「吾前世曾履此。」因,立林泉,其竦,若有所,指曰:「吾前身於此入定,吾首。」共掘之,聚骨,果首,今名一生者是也。指石曰:「此下亦吾前世骸骨。」石,果得白骨,若,即其地累石(於切,埋也)。骨危其,二生塔。徘徊上,石(上音杳)曰:「此幽,者必增道力,乃古寺也。吾先亦托。」因斧蒙密,果得僧用器皿。堂宇甓(的切,也)。之基,其地爽(高明之地曰爽。《左》曰:「更爽。」《文》曰:「高泉而爽。」),大心,於是,《般若》,因三生藏。事非一,朝,莫不宗。

      有道嫉,密告主,北僧,受券,掘心。使至山,虎咆,而退。日召,使曰:「尊使先行,道。」而往,至京四,俱入。使同共奏,帝引,承,乃迎下都,止栖玄寺,一所。

      先有小蜂,螫;有大蜂,咬小者,首前,而去。不久罔,一人暴死,二(居例切,狂犬。《宋》曰:「收犬所,食蟆而愈。」)狗死。蜂相所徵,於是矣。

      往瓦官,遇雨不,履泥不。僧正慧(音杲)徒相逢於路,曰:「此神人,如何至此?」朝目,道俗仰。

      大都督明,敬重之至,奉以犀枕。夏侯孝威往寺,在道默念:「同所奉枕,欲得一。」

      比至所,行致敬,便威:「欲犀枕,可往之。」

      又於一日,忽有告:「洒庭宇,人至。」即如其,臾到。威仰之,言於道俗,故皂素悉向之。

      趣南,不敢延留,帝以殊,目大,人舡供,送到江渚。曰:「寄南,止十年耳,期移。」不其旨。

      及山,每主三信,供施,盛莫加,法倍常,神。或形大小,或寂示藏身,或香奇色,祥瑞。

      ,山下半山道,大集,日法,苦切呵,者寒心。告曰:「若有十人不惜身命,常修法、般舟、念佛三昧,方等悔,行是行者,有所,吾自供,必相利益;如,吾。」苦行事,竟答者。因屏念,泯然命。

      小僧,吼大叫,便目,曰:「汝是魔。我欲去,相迎,受生,何意,妨吾耶?人出去!」因更心,坐至。咸香室,身,色如生。春秋六十有四,即太建九年次丁酉六月二十二日也。取十年,宛然符合。

      平日服布素,寒以艾,徒服章率皆如此。凡有著作,口授成章,所改。《四十二字》卷、《行》卷,《玄》、《自意》、《安行》、《次第要》、《三智》等五部各一卷,行于世。

      南山律曰:「自江佛法,弘重,至於法,蔑如也。而南尊者慨思南服,定慧,理,夜便思,故所言,非致。因定慧,此旨不,南北宗,罕不承。然而身相挺特,能自持,者回心,不伏。善人心,照冥,於言,方便引。行大慈悲,奉菩戒,至如皮革,多由生,故其徒服章率皆以布,寒艾衲,用犯霜。自佛法流,六百,唯斯南,慈行可。余,睹梵,所被法衣,至今都服,加受法,不云得成。若乞若得作衣,准律科,定矣。情附,何由之?唯南,高遵(居奄切,印窠封也。)者也。」

      四祖智者大

      四祖智者大,智yǐ,字德安,姓氏,川人也。有都,寓居州容,梁散益公起之第二子也。

      母徐氏,香五彩在,欲拂去之,曰:「宿世因,寄王道,福德自至,何以去之?」又吞白鼠,如是再三,怪而卜之。曰:「白之兆也。」育之夜(本朝翰林士扈蒙序云:「大梁大同四年戊午秋七月生。」),室洞明,信宿其光乃止。外胥,盛鼎俎相。忽二僧扣曰:「善哉!德所重,必出家矣。」言而,客之。

      室先瑞,呼王道,兼用後相,名光道,故先立二字,互之。便合掌,坐必面西。年而口不妄(徒敢切),像便,逢僧必敬。

      七,喜往伽,僧(稼切)其情志,口授〈普品〉,初一遍即得,二遏,不更。志之年,士梁承,元帝,北度xiá州,依乎舅氏,而俊朗通悟,止恭,名。年十有八,投湘州果寺法出家,授以十戒道品律。仍以北度,慧律,北面,具蒙指。

      又光州大山南,受心,乃於此山行法三昧。始住三夕,至〈王品〉,心苦行,至「是真精」句,解悟便,共思山七土,佛法。思印可。又入熙州白沙山,如前入,於有疑,思冥披。常令代,思躬如意,在坐,徒曰:「此吾之,恨其定力少耳。」於是改,名遐。

      成往,思曰:「汝於有,往必利益。」思既南,大便金陵(云云)。八周,默之,每思林,乃崖重,日半垂其,海畔,泓澄其下。又一僧手伸臂,至于岐麓,挽上山(云云)。以通告人,咸曰:「此天台山也。」因慧等二十人,道南征,斯。

      後少主降徵入,前後七使,帝手疏,大遂出都,迎入太殿之堂,《智》(云云)。及金陵覆,策杖湘,峰,焉其致。大在蕃,任淮海,承佩德,注相仍,欲遵戒法,奉以,致累。大初寡德,次名僧,後同,三不免。皇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於州管金城千僧,敬屈授菩戒。

      王授戒竟,欲返故林,王乃固,曰:「先有明,事。」即拂衣而起。

      王不敢重邀,合掌送至城。曰:「不,道致隔,幸佛化,弘在。」王望目,泣而返。

      遂上渚壤,於玉泉山建一音寺。王仍大著《名疏》,柳言、徐陵才(直又切),奉文,封藏,王躬受持。後妃疾,苦。王遣府柳言等,致命,救所疾。即率建七日,行金光明。至第六夕,忽降雀,入,宛而死,臾去。又啄吟之,同,曰:「此相者,妃愈矣。死,表棺起;喙幽,示福相乘。」至翌日,患果瘳,王大嘉。

      遇入朝(大王入朝也),旋台,躬率,更行前,仍立誓曰:「若於三有益者,限此年;若其徒生,速化。」不久,告曰:「吾卒此地矣。」曰:「宜各默然,吾去矣。」言已,端坐如定,而卒於天台山大石像前。春秋六十有七,即皇十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也。

      居山有蕈,皆垂,出,供僧常。若他往,蕈即不生。因斯以,道感矣。

      章安侍奉多年,其景行,可二十。又南山田寺沙法琳,夙宗,戒法,以德音遽,拱木俄森,之行,流於世。隋帝末巡幸江都,感大,言及寄,希自碑,文宏,未及勒,值便失。如云。

      五祖章安尊者

      五祖章安尊者,灌,字法,俗姓氏,常州宜人也。祖世避地,因而不返,今海之章安焉。

      父夭早亡,母鞠。生甫三月,孩而欲名,思物,未知所目。母夜佛法僧名,仍口,音句清,同共。因告寺慧拯法,而曰:「此子非凡。」即以「非凡」字。及年七,拯公弟子。日文,玄儒,清藻才,即。

      年登二十,具奉,德瓶油,所留思。洎拯世,沐道天台,承定,罔有。至德元年大,出居光宅,研,蒙印可。逮氏失,上江州,地名山,皆憩,三阜,九向衡峰,不揖依迎,逸。後部,停玉泉寺,法化,教敷西楚。

      皇十一年,王作州,陪大,戾(郎切,也)。止邗(邗,音寒。邗,水名,在陵。),居寺,法上,日幽求。俄大旋,止于台。

      晚出心精舍,《法》。跨朗基,超於印,方集奔,笈屯涌。有吉藏法,皇入室,嘉祥肆,擅浙,心道,意之未,求借《》,深,乃知解心醉,有所矣。因散,投足天台,《法》,誓弘演。

      至十七年,大疾,瞻侍夕,劬心。爰及度,承旨,乃奉留并信物,哀泣跪授,王五投地,悲受,事遵,情敦法,遣州管府司王弘,送山,大千僧,置清寺,即昔有光、道猷之故也。

      前峰佛,寺修,在之日,大初建。南十里,曰丹丘,行平正,瞻望博,大基刊本,欲建道,未果心期,故斯在。王工入谷,即事修,置臬(古公切)引,一依旨。

      仁元年,王入嗣,巡本,里川途,人野。以檀越位,寺宇初成,出山,遂蒙引,慰重,酬如,言失厝,臣主。又遣外散侍郎乾威,送山寺,施物三千段、三百,又千僧,寺殿更加修。故丹青之,朝霞;松竹之,奄同被。斯海西之也,符大之言,具如。

      仁二年,下令延云:「夏序炎赫,道休宜,神,故多佳致。近令慧日道、二《名》,全用智者《疏》判文。既是大高足,法委寄,今遣延屈,必希霈然,并《法疏》,使入京也。,不意。」持衣,高步入,三夏弘,副君欣戴。每至深契,不伸,接,周玄籍。後遣信送,隆倍。

      大七年,治兵涿野,元戎,欲一夷,用清文,因左右,皇,先阪泉之戮暴,後峒山之道。追思大,感慕容。下迎,至行所,引天(於切,天子所居也。),以同之。又遣侍郎,送台寺。

      後王人至,房月。丘壑,世累,定慧修,默化,乃有名僧大德,近城方,希睹三十如,及以心使性,拜首投身,祈天鼓,皆疏瀹情性,澡雪胸襟,三增,二。

      忽以六年八月七日,于清寺房,春秋七十有二。初薄示疾,,而室有香。命弟子曰:「《勒》:『佛入城日,香若。』汝多香,吾去矣。」因伸,理妙切,人瞻仰涕零。忽自起合掌,如有所敬,口三阿陀佛,低身就,累手心,色貌愉,奄然而逝,柔,暖日。

      有同智,大度,清亮有名,先以元年卒,云:「吾生兜率矣。智者座行列,皆悉有人,惟一座空。云:『後六年,章安法此法。』」焚香旨,即慈尊降迎,期,不矣。以其月九日,窆(保切,下棺也)。于寺之南山,近奔,喧震林谷。

      初化流俗,神用弘方。村人於法,去山三十里,染患,治不愈。其子奔,入山祈求救,《法》,焚旃檀香,病者,乃檀香入鼻,痊。

      又安南,地曰安洲,碧清溪,泉流伏溺,人不通。留,而誓曰:「若使斯地夷坦,此。」曾未旬,白沙遍涌,平如玉。以感通相,不前,仍《法》、《金光明》二部,用酬意。

      於章安寺《涅》,值海上抄,道俗奔委,方就,(章涉切,怯也)。。徒麾寺,忽兵旗曜日,持弓戟,人皆丈,雄悍,群睹,一退散。

      於佛暇,引徒,累石塔,二片,用塔。弟子光英先以一石,咸疑厚大,更欲旁求,神力。杖聊前所石,然列(《文》曰:「列,分解也。」),遂折段,厚薄等均,用施塔,宛如契。若斯,其相多。

      自受天台,又道衡、南、天台,三世相,宗莫二。若若,常依《法》。又《涅》、《金光明》、《名》等,及止、四念等法,其遍不少。且智慧才,行雨施,或同天,乍珞,能唯一人。其私大旨及自《》,并文等目,勒于碑。弟子光英,後生俊,柔教,清寺共其行,其碑于寺之。常州弘善寺沙法宣文,其甚,于集。

      六祖法尊者

      六祖法尊者,智威,姓氏,人也。蒙,心物表。少事于氏丹山,天台宗教盛,遂笈往沃州石城寺,章安,求心要。既而得一融道,二居宗,定慧方均,寂照相半。曰自了,急在利他。天多能,富有藻,著〈桃寺碑〉〈陀寺碑〉,度相。後以法眼付授小威焉。威是徐陵後身,其智利雄才,可知矣。

      七祖天尊者

      七祖天尊者,慧威,姓留氏,人也。𩮀角之年,露其,抉,入空,不一方,仍三益。大威盛行法,裹足造焉。刻志忘,睹威,一日千里,罔不推。至有成,小威。然其居山,罕交人事,指教人不少,出者,左一人而已。修止,匪光,行而,默而,落然汪汪,然人德而名焉。

      八祖左溪尊者

      八祖左溪尊者,玄朗,字慧明,姓傅氏。其先浦郡江夏太守拯公之後,曹魏世避地于江左,梁大士翕之六代,遂人也。

      母葛氏初妊,乘羊,空,而身重。自已後,血。殆乎蓐,亦如初寐,後心安,不啼,(胡板切,小笑貌)。而笑。

      九出家,授其,日七。如意元年五月十九日,度配清泰寺。弱冠光州岸律,受足戒,旋律,又博,搜求同,尤切《涅》。常恨古人有章疏,判未平允。往在稽妙喜寺,印宗商(音角,大)。要,互相述,大旨未周。

      天台一宗可以清,可以趣一理,因天寺小威法,竭力以附之,不患苦。《法》、《名》、《大》、《止》、《》等,凡一宗之教,研至精。後依恭重修法,博儒,兼道宗,不。

      通,以止以入道之程,作安心之域。想,而以音悲智行事良津,心十乘,冥三,四悉利物,六即遍。致心物表,身人寰,情捐,志栖林壑,唯十八、十二陀,左溪,因以。坐一室,三十秋,麻衣,蔬充食。有生兜率,必福事,乃殿壁,音、像,乃焚香念,便感五色神光,道俗俱瞻,未曾有。此後或猿而捧,或息以。有盲狗,至山,嗥宛于地。之焚香,精狗悔,不旬日,目豁明。

      至元十六年,刺史王止容屈出山,居城下。疾,仍本居。厥後人匪倦,不待。一多四十年,一尼身不易,食重味,居必偏。非因典,不然一;非因容,不行一步。其行修心,徇律法之制,遂得域沙、境耆耋室填,若冬夏,弗召而自至也。

      其寺宇凋弊,乃指授僧建其殿宇、形像。累二塔,事不用牛,悉香汁。天台之教鼎盛,何莫由斯也?心不定中,口不味,耄期之,同於。

      一日,人曰:「吾事云,年旦暮焉,六即道,行得,戒心本,汝等之。」天十三年九月十九日,薄疾而,春秋八十有二,僧夏六十有一。四,如慕如疑,香木幢幡,雷山谷。人或居第四重者,寐告,之。兜率天者,第四天也。力所,度人天。既茶毗已,人分半舍利,建塔於州之源,申永慕也。

      生撰《法科文》二卷,付法弟子衢州丘寺道、安寺慧、越州法寺法源、神邕、常州福寺守真、州恩寺道遵、明州大寺道原、婺州元寺清,年慕道,志意求,不三年,思半矣。行其道者,左溪焉,第其法,八祖矣。禹山沙神迥著乎真。

      九祖溪尊者

      九祖溪尊者,湛然,姓戚氏。世居陵之,常州人也。家本儒,有拔俗之志,童邈(上初切,也。下亡卓切,也)。焉,於常。年二十,受於左,左之言,大。日,左溪曰:「汝何乎?」

      曰:「昔之夜,披僧服,掖二,大河之中。」

      左曰:「噫!汝以止二法度群生於生死乎。」乃授以本所弘之法。

      德宇凝粹,神爽拔,其密深行,慧用,方寸之,合於天倪。至是,始以士道,者,如群流趣於大川也。

      天初年,解逢掖而登僧籍,遂往越州一律法集,持犯制之律焉。於郡元寺敷行止。何,左捐代,挈密藏於南,人曰:「道之行也,我知之矣。古先至人以其本,以乎物,二俱不住,乃蹈于大方。今之人,或於空,或於有,自病病他,道用不振,欲取正,予?」於是大上法,旁行,相,入於,即文字以,默以源。乃祖所章句,凡十言。心度,身不矩,三俱,群疑日,求珠影之,稍罔象之功。行止之盛,始之力也。

      天末,大初,徵,疾不就。大兵大之,揭法流,徒愈繁,瞻望堂室,以依怙。然慈以接之守之,大布而衣,一床而居,以身人,耆艾不息。

      建中三年二月五日,示疾佛道,徒曰:「道方,性,生死,其旨一。吾骨此山,今夕,要汝道而。夫一念相之空,法不之假,不一不之中。在凡三因,在三德。炷初後同相,涉海深流。善利利人,在此而已,其志之。」言,几泊(白各切。雄草《玄》曰自守,泊如也)。如而化。春秋七十有二,法三十四。人咽,奉全身起塔,(音附)于智者大兆西南隅焉。

      入室弟子元浩,可其人,近其室矣。然平日纂教法,明前疑,後,有《法》、《法疏》各十卷,《止行弘》十卷、《法三昧助》一卷、《方等》二卷、《略摩疏》十卷、《摩疏》三卷、重治定《涅疏》十五卷、《金》一卷,及《止例》、《止大意》、《文句》、《十妙不二》等,盛行于世。

      述三部成,,寄姑元寺大藏,刊小石碑,至今存焉,亦於此,庶慈悲人之心也。其文曰:

      元十六年,首浙,道。至廿年,於金遇方和尚,示以天台教,授《止》等本。遂求於左大,蒙以大旨。自惟昧,凡所,皆於墨。暨至德中,移此寺。乾元已,成卷,欲自防迷,而四方道流偶。今自衰疾,所任,留此本兼《玄疏》,共三十卷,以寄此藏。於先文裨一,不比之。幸共守,以後。大十二祀孟秋沙湛然。

      曰:夫始天,建中,以自之心,未之法,不云乎:「云何於少大作佛事?」吾有焉。

      其朝得其道者,唯梁士,故(切,舒也)。,成妙之,彼目云:「之,人不其,必有命世者出焉。自智者以法章安,章安再世,至於左,明道若昧,待公而,乘此乘,然中。受身通者,三十有九僧,先生,高位崇名,屈承教者,又十人。道尊,遐仁,向非命世而生,何以臻此?」夫梁士之,偕,非此人,何以儒?非此,何以哲匠?洞入室,宗之富,故以是研矣。吁!吾徒往往有不知之道,《》云:「有巢,居之。」梁公深入佛之理窟之!

      有稽法山神邕作真。至大宋中,越王氏追重而之,通尊者焉,可不是。

      《行》一云,接入,一夏但七佛目。玄《注》云:「《大不思》有三本,有十偈四十八品,出,流于世。」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