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tiantaisi.com
     
    能海法师
    信息来源:天台寺    发布时间:2016-01-20

      一代高僧:能海法师

      能海法师正在阅读经藏(资料图)

        文:昌臻法师

      能海法师(1886--1967),四川绵竹县人。俗姓龚,名缉熙。父母早逝,依姊为生,就读私塾,颖慧异常,饱读儒书。清末国家多故,立志从戎,于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考入陆军学校速成班,与刘湘、刘文辉等同学。1907年以优异成绩毕业,旋以营长调云南讲武堂任教官,时川籍学员朱德、杨森皆列门墙。讲武堂结束,法师回川任团长兼川北清乡司令。1914年调北京将军府供职。闲居无事,开始涉猎佛书。五十年代,法师出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住锡北京广济寺,朱德委员长常过从存问,畅谈往事,待以师礼,并赠衣致慰。

      供职北京期间曾东渡日本,考察政治及实业。见彼邦佛教盛行,因而对佛教产生兴趣。闻川人张克诚教授在北京大学讲授佛教哲学,阐发极为精辟。试往旁听,大为叹服。所居相距二十余华里,每日早往晚归,闻法心切,不觉疲乏。遂与张教授深相结识。张亦常到法师居处详为解说。法师认真研读释典,如获至宝,始惊叹宇宙人生之奥秘,竟然全在佛法中。从此决心献身佛教事业,以弘法度生为己任。

      1914年,法师与刘洙源、谢子厚诸居士,发起创设成都佛经流通处及少城佛学社,社址在少城公园(现成都市人民公园),常延请法师、居士在此讲经说法。法师既参加听讲,有时亦为听众说法。“俱舍”二字,可讲七天,足见其所学渊博,并有解悟。此时法师寄居文殊院,常与人曰:“早晚每闻钟声,辄动出家之念!”因商之于姊,姊坚持必待有后方许出家,师不敢违命。1924年,法师三十九岁,生一子,刚满月,乃毅然割爱离家,礼天宝寺住持佛源老法师为剃度师,出家为僧,法名能海,字阔初,旋从新都宝光寺方丈贯一老和尚受具足戒。后其两位夫人亦在爱道堂出家。

      一代高僧:能海法师

       

      能海法师德相(资料图)

      法师从此深入经藏,探索奥义。闻藏密经典甚富,内地鲜有传译,决心赴藏求法。先后两次入藏,时间长达七年,备极艰苦,毫不退缩。虽然在藏地,仍然坚持茹素,不沾荤腥。戒行之精严,世所罕见。法师在西藏礼康萨仁波切为根本上师,深受器重。于显教主要学《现证庄严论》,于密法主要学《大威德生圆次第》,尽得其传。后康萨上师将其弘法所用衣钵授予法师,以示付予密法传承。

      法师学成返回内地,发愿将藏语系佛教,在汉地广为弘传。毕生精力,均倾注在两项弘法事业上。一是建立道场,广传西藏格鲁派密法。在四川先后创建近慈寺、吉祥寺、云悟寺、慈圣庵和重庆金刚道场,并命弟子清定法师主持其事,对藏密在内地的传播影响甚大。一是从事译述。两次由西藏运回大量藏传佛教典籍,多属汉地所无者。

      法师在近慈寺创建译经院。“此院宗旨,原系培养精通藏文及各国文字之佛教人才。将汉藏双方互缺之经论,互译刊印;并拟将汉藏之主要典籍,译成各国文字,公诸世界;复将各国有关佛教之论著,译出参考,进行国际学术交流,以期达到‘通圣言而遍寰宇,导世界以趋大同’(此系法师当年亲撰译经院门联)之宏伟目标”。由法师及其弟子先后译出经典五十余部,刻印显密经论八十余部。

      一九四零年,美国总统罗斯福,命美国驻华使馆成都编译处处长Christtion与编辑主任Ellist,持其亲笔签署函,赴成都南郊近慈寺,拜会法师,邀请赴美讲学。原函有“敬请驾临我国,弘扬佛法,以济国人道德之贫乏……”等语。法师以法务在身,辞谢,并谓“今后有人去”。

      一代高僧:能海法师

       

      能海法师德相(资料图)

      法师显密圆通,参证确凿。常谓:“显是密之显,密是显之密。有则双存,无则并遣。若不知显,则不了密之性相;若不知密,则不知显之作用。”并认为密法若离开显教之基础,即无异于外道。故学人必须有坚实之显教基础,方堪学密。有谓学密者,可不必拘泥于别解脱戒,法师力斥其谬。以密法讲即身成就,速度快,要求高。戒律有亏,直堕地狱。如飞机少一螺钉,危险极大,不比普通车辆故也。

      法师当日虽德望甚隆,然对各宗大德,礼敬有加。往见虚云和尚时,先在门外三拜,然后入室互礼。见印光法师,亦恭敬赞叹,谈论佛法。至于入藏学密,依止康萨大师时,恭敬承事,亦步亦趋,每日亲自背水供养,三次礼拜,数年如一日。

      法师曾邀请贯一老和尚于一九三四年同往朝礼五台,成都居士随行者多人。由重庆乘船经汉口抵太原,次日住宿南台,深夜一点钟左右,法师呼贯一老和尚起床,在南台山脚下虔诚礼拜,约一小时,忽见山脚光明四起,白色光明遍照全山,光触人体,全身有舒适之感。此为贯一老和尚事后对圣培法师所说,并谓“我是老比丘,决不打妄语”,此事川中佛教人士亦多知者。

      法师生平律己至严,常自书座右铭曰:“厚福受享,道德堕落;名誉光荣,我执加等。养生优厚,病难更多;枉道求合,般若无缘。”经常教导弟子们必须发菩提心,行菩萨道。吃苦在先,享乐在后,方不愧佛教徒称号。若悠悠泛泛,私字当头,为人所轻,即是以身谤法。

      一九六六年夏,十年浩劫开始,法师住锡五台山善财洞,被红卫兵围攻批斗,划为黑帮首领,备受种种凌辱折磨。法师始终不怨不尤,坦然置之,观众生业力现前,深表悲悯。今虽恼我,消我宿业,与我有缘,是我善知识,当令发菩提心。是年底红卫兵宣布:解散全山寺庙,僧人一律遣返原籍。法师认为世缘已尽,曾问左右,是否当走?均默然。至十二月三十一日晚照常参加政治学习,身体并无不适。至半夜,起床小解,遇成宗法师说:“明日代我请假,就说我不好了。”次日为一九六七年元旦,深德法师起床,见能海法师搭衣拥被,跏趺坐。呼之进早斋。不应,探视,早已寂然坐脱。世寿八十一岁,戒腊四十三岁。说走就走,生死自在,非功夫纯熟,曷克臻此。

      一九七八年葬法师遗骨于五台山善财洞侧。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为题搭铭,文曰:

      承文殊教,振锡清凉。

      显密双弘,遥遵法王。

      律履冰洁,智刃金刚。

      作和平使,为释宗光,

      五顶巍巍,三峨苍苍。

      塔崇岳,德音无疆。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