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tiantaisi.com
     
    印光大师
    信息来源:天台寺    发布时间:2015-08-22

      印光法师 - 民国四大高僧之一

      印光法师(1861年夏历十二月十二日辰时,农历辛酉年)-1940(庚辰年十一月初四),即释印光,法名圣量,字印光,自称常惭愧僧,又因仰慕佛教净土宗开山祖师-当年在庐山修行的慧远大师,故又号继庐行者,民国四大高僧之一(虚云,太虚,印光,弘一)。大师俗姓赵,名丹桂,字绍伊,号子任。陕西阳(今合阳)路井镇赤东村人。大师振兴佛教尤其是净土宗居功至伟,是对中国近代佛教影响最深远的人物之一。大师在佛教徒中威望极高,与近代高僧虚云、太虚、谛闲等大师均为好友,弘一大师更是拜其为师,其在当代净土宗信众中的地位至今无人能及。圆寂后被尊为净土宗第十三代祖师,因为大师的种种神迹,佛教徒深信大师是大势至菩萨化身(《印光大师永思集》中有相关记载)。大师化人无数,最被人称道的是,无论是谁,只要写信请教,大师都回信指点迷津,由其回信集结而成的《印光大师文钞》,被认为是佛教徒尤其是净土宗信众的修行宝典。

      生平折叠编辑本段

      大师幼随胞兄习儒经,涉猎释教经典,矢志参佛。

      光绪四年(1878),舍家离俗,入西安慈恩寺听经。

      光绪七年(1881),至终南山莲花洞寺,拜道纯和尚为师,剃度为僧,道号印光。

      次年,入双溪寺印海定律师座下受具。初,於湖北竹溪莲花寺充照客时,得读《龙舒净土经》残本,悟其精妙,一以净土为归。

      光绪十二年(1886),前往北京红螺山资福寺专修净土宗三年。其间,曾告假朝拜山西五台山文殊师利道场,回寺后任上客堂香灯、寮元等职,并於诵经之余,研读三藏教典,由是深入经藏妙契佛心。

      光绪十六年(1890),至北京龙泉寺为寺家“行堂”(为僧众盛饭菜的僧人)。

      光绪十七年(1891),住北京圆广寺。

      光绪十九年(1893),应入京请藏经的化闻和尚之邀,赴浙江普陀山法雨寺,居藏经楼,主理藏经。

      光绪二十三年(1897),受请为法雨寺僧众开讲《弥陀便蒙钞》一座。此后,於法雨寺珠宝殿侧闭关两期六年,终日不出房门,由人送饭食诵经念佛,而学行倍进。

      光绪三十年(1904),为温州头陀寺入都请藏,毕仍住法雨寺经楼。

      民国7年(1918)至18年(1929)间,数赴上海,弘杨净土宗,多寓太平寺。

      民国19年(1930),赴苏州报国寺闭关,指导创办灵岩净土宗第二念佛道场。

      民国26年(1937),移住灵岩,至29年(1940)农历十一月初四日五时,在大众念佛声中,安祥坐化,享年80岁,僧腊六十载。其舍利子分置各寺,被尊为佛教净土法门第十三代莲宗世祖。

      主要著作折叠编辑本段

      《印光大师文钞》

      现今留存的《印光大师全集》共有七册,其中前三册是印光大师本人亲撰的作品,即第一册《印光大师文钞》(增广正编),第二册《印光大师文钞续编》(第二编),第三册《印光大师文钞三编》(外集)。

      《印光大师嘉言录》

      《嘉言录》是李圆净居士编述的,书分十篇三十八章,由《增广文钞》(《全集》第一册)中节录出来,分门别类,拣择安插而成为一册。其所选录的出处,某卷某页,都记载的很详细,可以依照《文钞》全文相互的对阅。

      《嘉言录》的特点在于截取《文钞》的精要,汇归一类,每一类别中,或有文义相近者时常出现,是提携阅读的人反覆再三的注意,望能速断疑惑生起信心。又以《文钞》繁广,初机或难以简别,故令光看《嘉言录》,以免望文生义,或退却学佛的意愿。也因此附录《文钞》选读篇目,附于《嘉言录》目录之后,希望未曾研究佛学的人,能依循著次第而入佛道。

      同样的,也有很多人一阅读《印光大师嘉言录》,即得到启发,愿意皈依佛教,敬信佛法。这是《嘉言录》摄化众生的不可思议处。

      《印光大师嘉言录续编》

      《嘉言录续编》,是由广觉法师,与徐志一居士,二位发心将《文钞续编》(为《全集》的第二册)节录出来,整理分成十篇而编成的。其完成的时间是在民国卅二年(一九四三),是为印光大师往生后的第三年(注九)。《嘉言录》既然是净土入门的书,《嘉言录续编》,亦复如是。

      《印光大师文钞菁华录》

      《菁华录》是李净通居士于民国四十一年(一九五二)依《文钞正编》、《文钞续编》、《文钞三编》选出精粹的部分,理显真常,语无重见,录有三百三十三则。仍按照《嘉言录》的编次,分为十类,并一一详细圈点,以便阅读。

      《永思集》

      顾名思义是对印光大师缅怀纪念所收集而成的。于民国三十年(一九四一)大法书局的陈海量居士,裒辑十方缁素颂扬印光大师的文章。普令四众弟子见闻景仰,敬重其行,效仿学习之。

      《永思集》的内容,包括有大师传记——行业记、略传、小史、苦行略记等;大师遗教——自述、信札、训示等;七众怆辞——悼文、赞词、挽联等。本章,第一节印光大师的传略就是根据《永思集》所编纂的资料而写成的。

      《永思集续编》

      乐崇辉居士发起为纪念印光大师三十周年(民国五十九)的文字征集。其中有菩提树九十七期印光大师生西二十周年纪念专号,纪念文十多篇,皆是在台缁素大德追思大师的佳作;还有复应脱大师等书札六通,《文钞》、《永思集》未载入的。以纪念性质来提醒世人,印光大师在无尽的数海中,为何独取念佛法门度人,为何净土的三根普被,九界咸收,适应于末法众生。《永思集》与《永思集续编》编在《印光大师全集》的第五册。

      《遗教摘要》

      现收于《印光大师全集》第六册,是应脱大师等摘辑的。将〈文钞〉里的〈辟程朱〉、〈家庭教育〉、〈净土决疑论〉、〈印光大师破邪论〉等较重要的提出来加以解释,俾使读者一目了然,而不会望文生义的裹足不前。

      《纪念文集》

      列于《印光大师全集》第七册,为广定法师数次亲自到国外,四处搜集大师遣著资料,又将〈弘化月刊〉所载遗教,及各佛教月刊,有关大师遗稿,尽为搜辑。因而有《纪念文集》的诞生(注一三)。看了《纪念文集》更可明了印光大师的伟大与崇高,不愧为第十三代净土教的祖师。[6]

      募捐折叠编辑本段

      生前自奉俭约,乐善好施,曾募捐修建法雨寺、上海慈幼院等;先后於民国15年(1926)、24年(1935)、25年(1936)三次为陕西、绥远赈灾,共捐款8000元之多;民国十八年(1929),专为家乡东、西赤城村施赈1600元。

      印光大师精要法语折叠编辑本段

      一、特别法门

      1 . “法门不同”之文(总判通别二门)

      修持法门有二种不同: 若仗自力,修戒定慧,以迄断惑证真、 了生脱死者,名为“通途法门”。 若具真信切愿,持佛名号,以期仗佛慈 力、往生西方者,名为“特别法门”。(增广 卷三·近代往生传序)

      2.“拣去自力”之文(劝修特别法门)

      仗“自力”者,名“通途法门”; 仗“佛力”者,名“特别法门”。

      由兹,拣去自力,注重佛加,冀娑婆 具足惑业之含识,现生同赴莲池。(续编卷 下·楹联)

      3.“果觉因心”之文(法门不能相混)

      净土法门,其大无外,全事即理,全修 即性。行极平常,益极殊胜。 良由“以果地觉,为因地心”,故得 “因该果海,果彻因源”。 于一代时教中,独为特别法门,其修证 因果,不得以通途教义相绳。(续编卷下·无 量寿经颂序)

      4.“自谓弘法”之文(法门相混之错)

      古今多有依普通法门论净土法门,由 兹自误误人,而又自谓宏法利生者,不胜其 多。其最初错点,在不察佛力与自力之大小 难易,以仗佛力之法门,硬引仗自力之法 门,而欲平论,致有此失。使知佛力不可思 议,不能以具缚凡夫修持之力相为平论,则 凡一切疑惑不信之心,化为乌有。(续编卷 上·覆善觉大师书)

      二、仗佛慈力

      5.“全是佛力”之文(坐船过海之喻)

      佛法法门无量,无论大小权实,一切法 门,均须以戒定慧,断贪痴,令其净尽无 余,方可了生脱死。此则难如登天,非吾辈 具缚凡夫所能希冀。若以真信切愿、念佛求 生西方,则无论功夫深浅、功德大小,皆可 仗佛慈力,往生西方。 此如坐火轮船过海,但肯上船,即可 到于彼岸;乃属船力,非自己本事。信愿念 佛、求生西方亦然,完全是“佛力”,不是 自己“道力”。(续编卷上·与张静江居士书) 譬如一颗沙子,入水即沉,纵有数千万 斤石,装于大火轮船中,即可不沉而运于他 处,以随意使用也。石喻众生之业力深重, 大火轮喻弥陀之慈力广大。若不念佛,仗自 己修持之力,欲了生死,须到业尽情空地位 方可。否则纵令烦恼惑业断得只有一丝毫, 亦不能了,喻如极小之沙子,亦必沉于水 中,决不能自己出于水外。(增广上·覆裘佩 卿居士书二)

      6.“专仗佛力”之文(佛力不论断证)

      净土一法,专仗佛力; 不论断证,唯恃信愿。      (增广下·净土释疑序)

      7.“带业往生”之文(佛力带业往生)

      念佛法门,乃佛法之特别法门; 仗佛慈力,可以带业往生。 约在此界,尚未断惑业,名带业; 若生西方,则无业可得, 非将业带到西方去。(三编卷一·覆吴思 谦居士书) 阿弥陀佛万德洪名,如大冶洪炉。吾人多 生罪业,如空中片雪。业力凡夫,由念佛故,业 便消灭。如片雪近于洪炉,即便了不可得。又况 业力既消,所有善根,自然增长殊胜,又何可疑 其不得生,与佛不来接引乎! (临终三大要)

      8.“舍此无别”之文(佛力能救业力)

      须知佛法,法门无量,若欲以通身业力 之凡夫,现生即得了生脱死,离此信愿念佛 求生西方一法,佛也说不出第二个法门了。

      9.“两种深信”之文(佛力自然成办)

      大家要晓得:仗自力修持,“自”有 何种力?但是无始以来的“业力”!所以万 劫千生,难得解脱。仗阿弥陀佛的弘誓大愿 力,自然一生成办。(三编卷四·世界佛教居 士林开示法语) 信我是业力凡夫,决定不能仗自力,断 惑证真,了生脱死。 信阿弥陀佛,有大誓愿。若有众生,念 佛名号,求生佛国,其人临命终时,佛必垂 慈接引,令生西方。 (一函遍覆)

      10.“净土最要”之文(佛力自力非比)

      净土法门超胜一切法门者,在仗佛力。 其余诸法门,皆仗自力。自力何可与佛力并 论乎!此修净土法门之最要一关也。 (续编 卷下·净土指要)

      11.“净宗切戒”之文(切戒藐视佛力)

      好高骛胜者,每每侈谈自力,藐视佛 力。不知从生至死,无一事不仗人力,而不 以为耻。何独于了生死一大事,并佛力亦不 愿受,丧心病狂,一至于此。净宗行者,所 当切戒!(续编卷下·净土指要)

      三、念佛胜易

      12.“念佛必生”之文

      弥陀如来在因地中,发四十八愿,愿愿度 生,中有“念我名号,不生我国,誓不成佛”。 今者因圆果满,故“我今念佛,必得往生。” (三编下·净土法门说要)

      13.“逆恶来迎”之文

      四十八愿度众生,逆恶归心也来迎; 非是混滥无简择,怜彼是佛尚未成。(续编 下·颂赞)

      14.“凡夫为本”之文

      佛之慈悲誓愿,正为未断惑者无由了生 死,特设此仗佛慈力往生西方一特别法门。俾 凡有心者能修,凡具信愿念佛者,皆能往生。 (三编卷一·覆恒惭法师书一)

      15.“潜通佛智”之文

      信愿持佛名号,即能“以凡夫心,投佛觉 海”,故得“潜通佛智,暗合道妙”。(增广 上·与陈锡周居士书)

      16.“即凡而佛”之文

      持名一法,乃“即凡心而佛心”之一大 法门也。(增广上·覆吴希真居士书二)

      17.“成佛有余”之文

      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只要念得熟, 成佛尚有余裕,不学密法,又有何憾? (三 编下·覆周群铮居士书)

      18.“念佛足矣”之文

      吾人欲了生死,实不在多,只一“真 信、切愿、念佛求生西方”足矣!纵饶读 尽大藏,亦不过为成就此事而已。(增广卷 一·与某居士书 代了余师作) 一句佛号,包括一大藏教,罄无不尽。(增 广卷一·覆永嘉某居士书一) 一代时教,皆念佛法门之注脚。 (增广 上·与悟开师书)

      19.“不在只在”之文

      往生不在识字不识字,只在有信愿与无 信愿。有信愿,决定往生;无信愿,决不得 往生。(续编上·覆智乐居士书)

      20.“万修万去”之文

      只要能深信,只要能发愿,只要能念佛, 无论何人,都可以往生去的。故曰:万修万人 去。(三编卷四·世界佛教居士林开示法语) 乃千稳万当、万不漏一之特别法门也。 (增广卷三·傅大士传录序) 但持阿弥陀佛万德洪名,则往生一事, 如操左券。(三编下·南京素食同缘社开示法语丙 寅七月)

      21.“发无不中”之文

      如人习射,以地为的,发无不中。(续编 下·涵江三江口仙庆寺净业社缘起 民二十年)

      22.“一照俱了”之文

      通途如画山水,必一笔一画而渐成; 特别如照山水,虽数十重蓊蔚峰峦,一照俱了。(增广下·近代往生传序)

      23.“易行功高”之文

      余门学道,似蚁子上于高山; 念佛往生,如风帆扬于顺水。 下手易而成功高,用力少而得效速。 (增广上·与徐福贤女士书)

      24.“顿超十地”之文

      莫讶一称超十地, 须知六字括三乘。 (续编卷下·楹联)

      25.“往生同佛”之文

      既得往生,则入佛境界,同佛受用; 凡情圣见,二皆不生。(增广下·傅大士 传录序) 一得往生,则烦恼恶业,彻底消灭; 功德智慧,究竟现前。(增广上·与徐福 贤女士书)

      26.“成佛度生”之文

      于此法门,极生信愿,专精修行,则无尽 烦恼,不难顿断;无量法门,自然证入。其圆 成无上佛道,度脱无边众生,若操左券而取故 物矣。(增广卷四·净土问答并序) 果能信愿真切,一心念佛。至临命终时, 决定蒙佛接引,往生彼国。既得往生,则俯谢 凡质,高预圣流。见佛闻法,证无生忍。神通 智慧,不可思议。然后乘本愿轮,回入娑婆, 种种方便,度脱众生。如观世音菩萨,应以何 身得度者,即现何身而为说法。普令一切众 生,同出生死,同成佛道。方可圆证自己本具 之妙真如心,方可究竟契合乎菩萨四弘誓愿, 与阿弥陀佛四十八愿,及普贤菩萨十大愿王也 已。(增广上·与心愿居士书)

      27.“归宗结顶”之文

      净土法门,乃一切诸法归宗结顶之法。 (增广下·济南净居寺重兴碑记) 念佛往生一法: 乃一切众生,速出生死之第一要道; 实一切诸佛,疾成正觉之最上法门。 (增广上·与某居士书 代了余师作) 净土一法,乃十方三世一切诸佛,上 成佛道,下化众生,成始成终之总持法门。 (续编上·覆济善大师书) 大矣哉!净土法门之为教也。 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直指人心者,犹 当逊其奇特; 即念念佛,即念成佛,历劫修证者,益 宜挹其高风。 普被上中下根,统摄律教禅宗。 如时雨之润物,如大海之纳川。 偏圆顿渐一切法,无不从此法界流; 大小权实一切行,无不还归此法界。 不断惑业,得预补处; 即此一生,圆满菩提。 九界众生离是门,上不能圆成佛道; 十方诸佛舍此法,下不能普利群萌。 是以: 《华严》海众,尽遵十大愿王; 《法华》一称,悉证诸法实相。 最胜方便之行,马鸣示于《起信》; 易行疾至之道,龙树阐于《婆沙》。 释迦后身之智者,说《十疑论》而专志 西方; 弥陀示现之永明,着《四料简》而终身 念佛。 汇三乘五性,总证真常; 导上圣下凡,同登彼岸。 故得: 九界咸归,十方共赞; 千经并阐,万论均宣。 诚可谓: 一代时教之极谈,一乘无上之大教也。 不植德本,历劫难逢; 既获见闻,当勤修习。(增广下·印施极 乐图序 代撰)

      四、普劝众机

      28.“皆须修习”之文(劝一切人)

      上至等觉菩萨,下至阿鼻种性,皆须修习。 (增广上·覆马契西居士书二) 未成佛前,仗以自修;已成佛后,赖以 度世。(三编下·世界佛教居士林释尊成道纪念 日开示法语)

      29.“末世学佛”之文(劝末世人)

      末世学佛所宜注重者,在“知因果”与 “修净土”。 知因果,则不敢自欺欺人,做伤天害理、 损人利己之事。 修净土,则虽是具缚凡夫,便可仗佛慈 力,往生西方。(三编卷二·覆郭汉儒居士书二)

      30.“举下摄上”之文(劝自卑者)

      世有愚人,知见狭劣,谓己功夫浅薄、 业力深厚,何能即生?不知众生心性,与佛 无二,五逆十恶,将堕地狱,遇善知识,教 以念佛,或满十声,或止数声,随即命终, 尚得往生。 《观经》所说,何可不信?彼尚往生, 况吾人虽有罪业,虽少功夫,较彼五逆十 恶,十声数声,当复高超多多矣!何可自暴 自弃,以致失此无上利益也。 (增广卷三·乐 清虹桥净土堂序)

      31.“志大言大”之文(劝自负者) 聪明人多以志大言大,不肯仗佛慈力,而 以仗己道力为志事,甘让愚夫愚妇早预圣流也。 (三编下·覆秦铭光居士书)

      32.“真念佛人”之文(劝平常人) 通宗通教之人,方能作真念佛人。而一 无所知、一无所能之人,但止口会说话,亦 可为真念佛人。去此两种,则真不真,皆在 自己努力、依教与否耳。(增广卷一·覆永嘉 某居士书一)

      33.“抛智学愚”之文(劝矜智人)

      念佛之人,勿自仗聪明智慧,须抛之于 东洋大海外。 最好学愚夫愚妇,老实行持为要。(三编 下·上海护国息灾法会法语)

      34.“同一过失”之文(劝竖用人)

      专崇行持,而不尚信愿,则执事废理, 仍属自力法门。与专以自性唯心,而不仗佛 力之执理废事,同一过失。(三编下·上海法 藏寺念佛开示) 以横超法作竖出用,其得益浅而受损 深。 (增广上·覆何慧昭居士书)

      五、信愿专修

      35.“信佛未极”之文

      若问他人效验,便是信佛言未极,而 以人言为定,便是偷心,便不济事。(增广 上·覆永嘉某居士书一)

      36.“唯信为本”之文

      净土法门,唯信为本。信得极,五逆十 恶,皆能往生。信不及,通宗通教未曾断惑 者,皆无其分。(增广卷一·覆周智茂居士书)

      37.“一切人皆生”之文

      净土法门,但恐信不及,若信得及,一切 人皆得往生。(三编卷三·覆马宗道居士书一)

      38.“最平常、最高深”之文

      净土法门,为佛法中最平常、最高深 之法门;若非宿具善根,实难深生正信。 (三编卷三·覆秦铭光居士书)

      39.“平生业成”之文

      果能生死心切,信得及,不生一念疑惑 之心,则虽未出娑婆,已非娑婆之久客;未 生极乐,即是极乐之嘉宾。(增广卷二·覆邓 伯诚居士书二)

      40.“现生不退”之文

      能于此法,深生信心,则虽具缚凡夫, 其种性已超二乘之上。喻如太子堕地,贵压 群臣。(增广卷一·与陈锡周居士书)

      41.“必堕恶道”之文

      来生做人,比临终往生还难。 求生西方,比求来生做人尚容易。(三编 卷三·覆智正居士之母书)

      不生西方,将来必堕恶道。(增广上·覆 周智茂居士书) 往生所得之利益,比得道更大。(续编 上·覆杨树枝居士书之三)

      42.“破戒违法”之文

      念佛,若求来生福报,即是破戒违法。 念佛法门,乃是教人求生西方的法门。 此是佛教人必定要依之法,汝不肯依, 故名破戒违法。(续编上·覆传德师书)

      43.“只怕不成佛”之文

      求生西方,方能弘法利生。(三编卷 二·覆志梵居士书三) 只怕不成佛,勿愁佛不会说法。 如神龙一滴水,即可遍洒全国。 (三编卷三·覆温光熹居士书一) 欲利他,先须自利。 若非自己先出生死,何能度彼生死众 生?譬如溺于海者,不能救海中沉溺之人。 (增广卷一·与心愿居士书)

      44.“专杂得失”之文

      善导和尚是弥陀化身,有大智慧,有大 神通,其所示专杂二修,其利无穷。 专修谓“身业专礼,口业专称,意业专 念”。如是则往生西方,万不漏一。 杂修谓兼修种种法门,回向往生。以心 不纯一,故难得益,则百中稀得一二,千中 稀得三四往生者。 此金口诚言,千古不易之铁案也。(增广 上·覆永嘉某居士昆季书)

      45.“忙闲不离”之文

      随忙随闲,不离弥陀名号; 顺境逆境,不忘往生西方。 (增广上·与融明大师书)

      46.“利他最大”之文

      劝人念佛求生西方,即是成就凡夫作 佛,功德最大。(续编上·一函遍覆)

      47.“唯念弥陀”之文

      如来拯济无方,广度众生须度我; 吾辈没寄,不念弥陀更念谁。 (续编下·楹联)

      48.“故乡风月”之文

      应当发愿愿往生,客路溪山任彼恋; 自是不归归便得,故乡风月有谁争? (三编卷三·思归集发刊序)

      贰、实修篇折叠

      一、选择称名

      1.禅宗 虽悟到极处,亲见佛性,仍是凡夫,不 是圣人。 禅宗功夫,虽到大彻大悟的地位,以烦 惑未断,犹不能了生死。 参禅一事,非小根行人所做得到。 即使做到大彻大悟的地位,而烦恼未能 断尽,则生死依旧莫出。 现在人且勿论,即如宋之五祖戒、草堂 青、真如,其所悟处,名震海内。 而五祖戒,后身为苏东坡。东坡聪明盖 世,而不拘小节,妓馆淫坊,亦常出入。 可知五祖戒悟处虽高,尚未证得初果之道。 未证初果者,要常常觉照,方可不犯。 如耕地,凡所耕处,虫离四寸,道力使然。 虽以要命之威力胁之,令行邪淫,宁肯 舍命,终不依从。 东坡既曾出入淫坊,则知五祖戒尚未得 初果之道力,说什么了生死乎?

      2.密宗 密宗虽云现身可以成佛,然能成者,决 非博地凡夫之事。 凡夫妄生此想,则着魔发狂者,十有 八九也。 是以必须专志于念佛一门,为千稳万当 之无上第一法则也。 学密宗者,病在欲得神通,欲现身成佛。 问之,彼皆谓无此念,实则无一无此念。 以其倡导之人,先以神通吸动人,何能 令学之者无此念乎? 学密而回向净土,固是正理。但恐不屑 修净土,欲现身成佛,或致受病。 我等但守净土修持,让一切人皆得成 佛,以度我等,则何幸如之? 彼七日即可往生,即可成佛,则遍世间 人均可成佛。 我等业力凡夫,当有无量无边的佛来度 脱,何幸如之! 且守我们本份,让彼成佛度我们,岂不 更稳妥。 彼等若有危险,我此法门绝无危险。 若闻彼说的好听,不禁心热起来。成之 则为幸,败则便成魔眷,实令人寒心。 密宗之危险,孰非笔墨所能宣。 祈死守净土修持,让他人通通成佛去。

      3、相宗 相宗,如果不破尽我法二执,则纵明白 种种名相,如说食数宝,究有何益?

      4、教理 念佛修持,如服药然。 能明教理,如备知病源、药性、脉理, 再能服药,所谓自利利他,善莫大焉。 若不能如是,但肯服先代所制之阿伽陀 药,亦可愈病。 也可以以此药,令一切人服以愈病。 只取愈病,固不必以未知病源、药性、 脉理为憾也。

      5、通家 通宗通教之人,每每不如愚夫愚妇,老 实念佛者,为得实益。 学佛而不欲做大通家,专心致志于净土 法门,可谓宿有慧根,具择法眼。

      6、圣智 念佛一法,唯死得下狂妄知见者,方能 得益。 任凭智同圣人,当悉置之度外,将此一 句佛号,当做本命元辰,誓求往生。

      7、实相 于持名识其当体实相,则其益宏深。 外持名而专修实相,万中亦难得一二实 证者。

      8、观想 观不能作,称即获益。 于此谛思,知持名一法,最为第一。

      二、称名仪则

      9、六字 念佛宜六字,四字亦可。 如初念则六字,念至半,或将止,则念 四字。 若始终不念“南无”,便为慢易。 经中凡有称佛名处,无不皆有“南 无”,何得自立章程?

      10.专一 凡修持宜专不宜杂。若久修大士,缘境 不妨宽广,境愈宽而心愈专一。 若初心末学,缘境若宽,则心识纷散, 而障深慧浅,或致起诸魔事。 在凡夫地修持,固当以纯一不杂为本也。 身业专礼,口业专称,意业专念。 念佛仪,虽文殊、普贤、地藏、弥勒等 尚不加入,况其它乎? 然此等菩萨,同摄清净大海众菩萨中。

      11.相续 行住坐卧,语默动静,穿衣吃饭,一切 时,一切处,皆好念佛。 随忙随闲,不离弥陀名号; 顺境逆境,不忘往生西方。

      12.守凡 在凡夫地,不得以法身大士之苦行,是 则是效。 需知未得法忍之凡夫,心中当慕菩萨之 道,其行事当依凡夫常理。 未证法身,必须调停得中,方可唯益无 损耳。 13.守愚 念佛之人,勿自仗聪明智慧,须抛之于 东洋大海外。念佛一法,最好学愚夫愚妇, 老实行持为要。 14.守实 修净业的人,着不得一点巧,倘或好奇厌 常,必致弄巧成拙。若肯守平淡朴实家风,则 极乐之生定可预断,否则,不生极乐,亦可预 断矣。少实胜多虚,大巧不如拙。

      15.守约 修持功课,随机而立,愈简愈妙。 念佛之人,以省事为妙。 若过为张罗种种行宜,或致疲劳。

      16.守宜 念佛岂有定章,但取适宜。 法无定相,不可固执,亦不应泛滥。唯 取得益合机为事耳。 念佛须音声高低适中,缓急合宜。 若高声如赶贼之猛烈,始则心火上炎, 或致吐血,以成不治之病。 朗念默念,两俱有益。然朗必不能久, 多主于默,则不至受伤致病耳。 念佛一事,当随个人的力量,随便出 声、默念、大声、小声皆无不可。 凡同众修持,需按大家之精神另定。个 人修持,须按个人精神为定。 精神用极之后,不是退堕,便是受病。 量己力为,则有益无损矣。

      17.妄想 妄想起时,只一个不理,便不会妄上 生妄。 譬如小人撒赖,若主人不理,彼即无势 可乘。 若用刚法抵制,彼亦以刚法从事。

      若以柔法安慰,彼必谓主人怕他,又益 加决烈。 二者皆是损多而益少。 只置之不见不闻,彼既无势可乘,只得 逡巡而去。

      18.耳听 念佛要心中念得清楚,口中念得清楚, 耳中听得清楚。 从朝至暮念,从朝至暮听。比贪多贪快 而含糊不清,功效悬殊也。 若或犹涌妄波,即用十念记数,则全 心力量,施于一声佛号,虽欲起妄,力不 暇及。

      19.掐珠 掐珠不过为防懈怠,掐之有碍,则不 必掐。 掐珠念佛,唯宜行住二时。 若静坐养神,由手动故,神不能安,久 则受病。

      20.记数 念佛记数,是防懈堕。 如无懈堕之心,不记亦可。

      三、诸事用心

      21.取舍 参禅一法,则取舍皆非; 念佛一法,则取舍皆是。 一属专究自心,一属兼仗佛力。

      22.念死 念佛要时常作将死、将堕地狱想。 于念佛时,即作已死未往生想。 我已死矣,所有一切妄念,皆用不着。 能如是念,必有大益。

      23.发心 菩提心者,自利利他之心也。 此心一发,如器受电,如药加硫。其力 甚大,而且迅速。 其消业障、增福慧,非平常福德善根之 所能比喻也。 若正念重,则余一切皆轻矣。

      24.操持 被境所转,系操持力浅。则喜怒动于中, 好恶形于面矣。操持者,即涵养之谓也。 急躁心,乃修行人之大障,能放下此 心,则当体清凉矣。 真修行人,于尘劳中磨练。烦恼习气, 必使渐渐消灭,方为实在功夫。

      25.静闹 念佛极愿寂静,颇不合宜。有此厌喧之 病,现已发现病相。若仍如此,久后则无可 救药矣。 当静闹一如,在静亦不怕有闹来,在闹时 我心仍静,而不生憎恶,则无惊厌魔事发生。

      26.境界 修净业人,不以种种境界为事,故亦无 甚境界发生。

      若心中专欲见境界,则境界便多。 当以至诚念佛为事,勿存见佛见境界之 心。越分欲得,为堕落魔外之本。 常有境界,当是未曾真实摄心,但只做 场面行持之所致。恐是魔现,正宜认真恳切 念佛,彼魔自无容身之地。 如明来暗自无存,正来邪自消灭。何得 怕魔现而不敢念佛? 譬如恐强盗来,自己先将家中护兵,移 之远方,令勿在家,则是替强盗作保护,令 其了无所畏,肆行劫夺净尽耳。何愚痴一至 于此! 魔境胜境之分别,在于经教合不合上分。 果是圣境,令人一见,心地直下清净, 了无躁妄取着之心。 若是魔境,则见之心便不清净,便生取 着躁妄等心。 佛光虽极明耀,而不耀眼;若光或耀 眼,便非真佛。

      佛现,则以“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之 理来勘,则愈显;魔现以此理勘,则便隐。 此是勘验真伪之大冶洪炉也。 凡修行人,心要有主宰。见好境界,不 生欢喜,见不好境界,不生畏惧。 能如是,则所见境界,皆能作助道之 缘,否则皆作障道之缘。

      27.遇病 世间不明理之人,一有病,不是怨天尤 人,便是求神祷鬼,徒增业障,有损无益。痴 痴然唯求速愈,不唯不能速愈,反更添病。 人生在世,皆不能免疾病死亡之苦。当 此等苦事发现之时,唯有放下万缘,一心念 “南无阿弥陀佛”,一心求佛慈悲,接引往 生西方。不可求病速愈,只可求速往生。求 病愈,若寿尽,便不得往生。求往生,若寿 未尽,则速得痊愈。切不可痴心妄想怕死, 有怕死的心,就不得往生了。

      28.任业 求生西方者,不可怕死。 修西方人,今日死也好,再活一百二十 岁死也好。 一切任彼前业,不去妄生计较。 我等但老实念佛,只求临终往生即已。 至于现生之如何若何,一任其水到渠 成、春来花放。 倘先设一想念,便反成障碍。 如断其水源而欲渠成,正在严冬而欲花 放,若能得者,便属怪事。 念佛之人,当存“即得往生”之心,若 未到报满,亦只可任缘。 其往生之期,任缘迟早,不可预作一 “即得往生”之心。

      29.戒偏 尽报投诚,乃吾人所应遵之道; 灭寿取证,实戒经所深呵之言。

      但当尽敬尽诚求速生,不当刻期定欲即 生。学道之人,心不可偏执。偏执或致丧心 病狂,则不唯无益,而又害之矣。

      30.瑞相 临终之瑞相,不必预为期冀。 但平时念佛相应,临终自得随佛往生即已。

      31.世福 真能念佛,不求世间福报,而自得世间 福报。 如长寿无病,家门清泰,子孙发达,诸 缘如意,万事吉祥等。 若求世间福报,不肯回向往生,则所得 世间福报,反为下劣。 而心不专一,往生便难决定矣。

      32.佛事 须知做佛事,唯念佛功德最大。 做佛事,当以念佛为第一,余皆场面好 看而已。

      作佛事,均当以念佛为事。若念经、拜 忏、做水陆道场,殊少实益也。 凡做功德,仍以念普佛为是,不必改念 《地藏经》。地藏菩萨救苦心切,然比阿弥 陀佛临终接引、令得往生,则又相去悬远。 念佛一法,超过一切,或荐亡,或祈亲 寿。并一切所求,皆可如愿。 但以求生西方为主,万不可求来生福 报,若求来生,便无往生之利益矣。

      33.结社 或谓“念佛求生西方即已,何必结 社?”是不知世间万事,须待众缘相助,方 得有成,况学了生脱死之无上妙法乎? 人之常情,若无依倚,则多涉因循怠忽 之弊。 大众同居,功课有定,虽欲懈怠,亦不 可得。功课之外,其奋发精进者,即可摄彼 懈怠者,勉力而行。人皆前进,谁甘后退? 彼此相辅,其行易成。或有所疑,及有 所见,有可决择。 每假暇时,请诸耆宿,略示净宗纲要。 则邪正去取,了了分明。 有此诸益,故古人咸以结社为倡导。

      34.助念 助念须专一念佛。若至将终,并《弥陀 经》亦不念,方可令命终人心归一处。 临终助念,以专念佛号为主。 三时系念,乃后人所著,冒中峰国师之 名。乃平时提倡之派头,何可用以助念? 着此书者,实不知助念之道。而世之不 知净土法门者,以为助念佛事,亦可慨也!

      35.孝亲 成就亲往生,即是成就亲作佛。 世间尽孝之事,尚有大于此乎?

      36.利他 劝一人生净土,即成就一众生作佛。 劝人念佛求生西方,即是成就凡夫作 佛,功德最大。

      语录折叠编辑本段

      赞净土超胜

      印光法师印光法师

      大矣哉净土法门之为教也。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直指人心者。犹当逊其奇特。即念念佛。即念成佛。历劫修证者。益宜挹其高风。普被上中下根。统摄律教禅宗。如时雨之润物。若大海之纳川。偏圆顿渐一切法。无不从此法界流。大小权实一切行。无不还归此法界。不断惑业。得预补处。即此一生。圆满菩提。九界众生离是门。上不能圆成佛道。十方诸佛舍此法。下不能普利群萌。——正录一页一至四行

      劝信愿真切

      凡我有情。闻是净土法门者。当信娑婆极苦。西方极乐。当信多生已来。业障深重。匪凭佛力。骤难出离。当信求生决定现生得生。当信念佛定蒙慈悲摄受。由是坚定一心。愿离娑婆。如囚之欲出牢狱。绝无系恋之心。愿生西方。如客之思归故乡。岂有因循之念。从此随分随力。至心持念阿弥陀佛圣号。无论语默动静。行住坐卧。迎宾待客。穿衣吃饭。务令佛不离心。心不离佛。——正录十页二十至二四行

      示念佛方法

      至于念佛。心难归一。当摄心切念。自能归一。摄心之法。莫先于至诚恳切。心不至诚。欲摄莫由。既至诚已。犹未纯一。当摄耳谛听。无论出声默念。皆须念从心起。声从口出。音从耳入。心口念得清清楚楚。耳根听得清清楚楚。如是摄心。妄念自息矣。如或犹涌妄波。即用十念记数。则全心力量。施于一声佛号。虽欲起妄。力不暇及。此摄心念佛之究竟妙法。在昔宏净土者。尚未谈及。以人根尚利。不须如此。便能归一故耳。某以心难制伏。方识此法之妙。盖屡试屡验。非率尔臆说。愿与天下后世钝根者共之。令万修万人去耳。所谓十念记数者。当念佛时。从一句至十句。须念得分明。仍须记得分明。至十句已。又须从一句至十句念。不可二十三十。随念随记。不可掐珠。唯凭心记。若十句直记为难。或分为两气。则从一至五。从六至十。若又费力。当从一至三。从四至六。从七至十。作三气念。念得清楚。记得清楚。听得清楚。妄念无处著脚。一心不乱。久当自得耳。——正录二三页六至十五行

      评修持各法

      吾人心性。与佛同俦。只因迷背。轮回不休。如来慈悯。随机说法。普令含识。就路还家。法门虽多。其要唯二。曰禅与净。了脱最易。禅唯自力。净兼佛力。二法相校。净最契机。如人度海。须仗舟船。速得到岸。身心坦然。末世众生。唯此堪行。否则违机。劳而难成。发大菩提。生真信愿。毕生坚持。唯佛是念。念极情忘。即念无念。禅教妙义。彻底显现。待至临终。蒙佛接引。直登上品。证无生忍。有一秘诀。剀切相告。竭诚尽敬。妙妙妙妙。——正录七八页二四行至七九页二行

      勉居心诚敬

      入道多门。唯人志趣。了无一定之法。其一定者。曰诚曰恭敬。此二事虽尽未来际诸佛出世。皆不能易也。而吾人以博地凡夫。欲顿消业累。速证无生。不致力于此。譬如木无根而欲茂。鸟无翼而欲飞。其可得乎。——正录五二页十八至二十行

      欲得佛法实益。须向恭敬中求。有一分恭敬。则消一分罪业。增一分福慧。有十分恭敬。则消十分罪业。增十分福慧。若无恭敬而致亵慢。则罪业愈增。而福慧愈减矣。——正钞卷一十三页十二至十三行

      论因果事理

      因果者。世出世间圣人。平治天下。度脱众生之大权也。若无因果。则善无以劝。恶无以惩。遑论明明德以止至善。断烦惑以证菩提乎。由其知有因果也。则必趋吉避凶。改过迁善。闲邪存诚。克己复礼。冀入圣贤之域。期登极乐之邦。上焉者安而行之。中焉者利而行之。下焉者勉强而行之。同得格物欲以显良知。出迷途以登觉岸。——续录九四页十至十三行

      训皈戒之要

      悲哉众生。从无始来。轮回六道。流转四生。无救无归。无依无托。若失父之孤子。犹丧家之穷人。总由烦恼恶业。感斯生死苦果。盲无慧目。不能自出。大觉世尊。愍而哀之。示生世间。为其说法。令受三皈。为翻邪归正之本。令持五戒。为断恶修善之源。令行十善。为清净身口意三业之根。从兹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三业既净。然后可以遵修道品。令其背尘合觉。转凡成圣。断贪嗔痴烦恼之根本。成戒定慧菩提之大道。故为说四谛、十二因缘、六度、三十七道品等无量法门。又欲令速出生死。顿成佛道。故为说念佛求生净土法门。使其不费多力。即生成办。——正钞卷四三八页二十行至二六行

      释戒杀之义

      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是过去父母。未来诸佛。设法救护。尚恐不及。何可为悦我口腹。以杀彼身躯乎。须知水陆飞潜诸物。同吾灵明觉知之心。但以宿业深重。致使形体殊异。口不能言。观其求食避死情状。自可悟其与人无异矣。吾人承宿福力。幸生人道。心有智虑。正宜敦天父地母。民胞物与之谊。以期不负人与天地并名三才。以参赞天地之化育。俾民物各得其所。以同受覆载。同乐天年而后已。倘其不体天地好生之德。恣纵自己饕餮之念。以我之强。陵彼之弱。食彼之肉。充我之腹。必至一旦宿福已尽。杀业现前。欲不改头换面。受彼展转杀食。其可得乎。——正录七十页廿至二六行

      明伦常大教

      天下无二道。圣凡无两心。举古今中外。莫不以孝弟忠信礼义廉耻。及因果报应。生死轮回之事理。为立身行道。治国安民之本。良以此种事理。皆吾人性分中所固有之常彝。无论智愚贤否。悉皆具备。其所作所为。或有符合悖戾之不同者。乃由闲邪存诚。克己复礼。及迷心逐物。肆意纵情之所致也。——续录一八三页十三行至十六行

      倡家庭教育

      人家欲兴。必由家规严整始。人家欲败。必由家规颓废始。欲子弟成人。须从自己所作所为。有法有则。能为子弟作榜样始。此一定之理。——正录一零七页二一至二二行

      世少善人。由于家庭无善教。而家庭之善教。母教最要。以人之幼时。日在母侧。其薰陶性情者。母边最多。是以女人以相夫教子为天职。使无贤女。何有贤妻贤母哉。由是言之。善教儿女。令知三世因果。实为平治天下。正本清源之道。——续录一九九页十二至十四行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