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tiantaisi.com
     
    《宗教事务条例》修订可参考《律师法》
    信息来源:天台寺    发布时间:2015-11-06

      《宗教事务条例》修订在即(图片来源:资料图)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对加强宗教立法、规范宗教事务管理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贯彻落实中央精神,进一步推动宗教事务管理法治化,需要全面总结当前宗教事务管理的优劣得失,进一步健全、完善宗教立法,不断创新宗教事务管理机制,在法治范围内、法制轨道上管理好宗教事务,努力促进宗教与社会和谐相处。

      对当前快速发展的中国来说,在考量和推进一项工作时,都需要在认真总结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全面学习他国可资借鉴的做法,认真回顾中国历史上这一方面的成败得失。对今天的社会主义中国来说,宗教作为意识形态领域的内容,西方国家在宗教事务管理方面可供我们学习借鉴的经验并不多,我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王朝在这方面可供今天借鉴的经验也不多。

      跳出学习外国经验和以古鉴今这个传统思维方式,我们可从其他法律条文中找出可借鉴的内容。律师进行执业有些类似于宗教教职人员开展宗教活动。规范律师执业管理的法律法规主要是《律师法》,与《律师法》相比,《宗教事务条例》在出台时注重保护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充分考虑宗教事务与其他社会事务管理的不同之处,严格遵循我国宗教“自治、自养、自传”的原则,对宗教界的自主权给予了充分保障,立法技巧更高;不足之处在于,篇幅较短,有些条文不够具体,有关规定不够明确,宗教教职人员的权利和义务方面的内容有所欠缺,这些都是今后加强宗教事务管理需要考虑的,也是《律师法》可以有所借鉴的地方。

      《律师法》对宗教教职人员管理的借鉴之处

      与《宗教事务条例》一样,《律师法》也分为七章,第二章“律师执业许可”规定了申请律师执业的条件,相关的限制性规定比较多,如《律师法》第五条、第六条明确规定,“申请律师执业,必须通过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在律师事务所实习满一年,而且要有律师事务所同意接收申请人的证明”;第十条规定“律师只能在一个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变更执业机构的,应当申请换发律师执业证书”;与之相配套的《国家司法考试实施办法》则规定,报名参加司法资格考试必须是“高等院校法律专业本科毕业或者高等院校非法律专业本科毕业并具有法律专业知识”,历年来的司法考试难度非常大,平均通过率只有15%。

      与《律师法》相比,为保障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宗教事务条例》第四章“宗教教职人员”的限制性规定很少,比如第二十七条明确规定,“宗教教职人员经宗教团体认定,报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备案”,将对宗教教职人员进行资格认定的权力授予了宗教团体,宗教事务部门只是在宗教团体认定后进行后置备案。

      通过查阅各全国性宗教团体出台的教职人员认定办法发现,虽然有的宗教也要求申请教职人员认定须有场所同意,但并没有限定宗教教职人员只能在一个宗教活动场所开展宗教活动、举行宗教仪式,宗教教职人员加入或离开某个宗教活动场所也不需要申请换发教职人员资格证书;《宗教活动场所主要教职任职备案办法》规定,“宗教教职人员担任或者离任宗教活动场所主要教职”时,才需要“经本宗教的宗教团体同意,报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备案”。

      通过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宗教教职人员申请进行资格认定的条件是比较宽松的。与世界上很多国家相比,我国宗教教职人员资格认定的条件也是相对宽松的,德国、瑞士、奥地利等国家规定,要获得宗教教职人员身份,必须接受过专业的宗教教育或通过宗教院校的考试,提出申请并且教会或教堂同意接受。

      《律师法》第四章“律师的业务和权利、义务”明确了律师可以从事的业务以及律师执业时享有的权利和应承担的义务,对律师的权益给予了充分保障,同时对其执业行为进行了约束。对这一方面的规定,《宗教事务条例》比较欠缺,全文都没有提及宗教教职人员的权利和义务。

      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宗教活动场所被定性为非营利性机构,宗教教职人员在场所内不能从事营利性活动,在开展宗教活动时遇到的利益纠纷相对比较少,因此在立法时,就没有考虑宗教教职人员的权利和义务,而是立足于宗教活动场所是非营利性机构的事实,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宗教界的合法权益,专门在《宗教事务条例中》用专章(第五章)对“宗教财产”作出规定。这是《宗教事务条例》在立法上的可取之处,充分体现了有关部门严谨认真、尊重宗教传统的立法精神。

      但宗教教职人员毕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而且随着社会的发展,宗教教职人员在不同地区、不同场所之间的流动更加频繁,与信教群众之间的沟通交流更加便捷,由此也出现了一些涉及宗教教职人员的纠纷和负面报道。有宗教教职人员与宗教活动场所之间的纠纷,有教职人员的家属与场所之间的纠纷,也有教职人员与信教群众之间的冲突。

      实践中曾发生过宗教教职人员不接受宗教活动场所民主管理委员会的决定,拒不离开场所并四处上访,要求场所改变决定并向其赔礼道歉的情况。不仅是宗教教职人员,宗教活动场所的权利和义务也规定得比较笼统,在今后修订《宗教事务条例》时都需要考虑。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