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tiantaisi.com
     
    《条例》修订在即 宗教界期盼赋予宗教场所法人地位
    信息来源:天台寺    发布时间:2015-11-07

      《宗教事务条例》修改在即(图片来源:资料图)

      “宗教财产”管理方面需要考虑的问题及《律师法》的可借鉴之处

      除了将宗教教职人员的认定权授予宗教团体之外,《宗教事务条例》还有一大亮点,就是用专章对“宗教财产”作出了规定,这一点是《律师法》所不具备的,充分体现了国家对保护宗教界合法权益的重视和对宗教自身性质的尊重。按照宗教传统和现有法律规定,宗教活动场所是非营利机构,其收支情况必须接受政府有关部门的审计和监督,宗教活动场所的收入在保证宗教教职人员的正常生活和开展宗教活动所需之后,盈余只能用于新建场所或开展公益慈善活动,不能分配给教职人员个人;而律师事务所则是营利机构,律师事务所和律师个人只要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其收入均可以自由支配,律师事务所的盈余可以分配给合伙律师。

      在《宗教事务条例》该章规定中,也有不足之处,就是没有涉及到宗教教职人员的财产。按照宗教传统理念,教职人员固然要全身心地为宗教付出,不能利用宗教获取个人的收益,但教职人员毕竟也是社会人,无法脱离社会单独生存,需要获得基本的生活保障,这种生活保障由谁承担、如何承担,既是宗教界需要考虑的问题,也是立法时需要考虑的问题。

      另外,目前社会中还存在少数教职人员扛着宗教和公益大旗、谋个人私利的情况,诸如假僧人、假道士借宗教之名非法牟利,少数宗教活动场所的收入与场所内教职人员个人的收入相互混淆,甚至场所的收入流入个人腰包等等,在国内很多地方都不同程度地存在。2010年,云南一寺庙方丈去世后,其出家前的女儿在2012年提起诉讼,要求继承该方丈个人名下的400多万元存款,最后法院认定这400多万元存款是寺庙的财产。出现这种纠纷,原因就在于一些宗教活动场所财务管理制度不健全,个人收入和场所收入相互混淆,法律关于宗教教职人员、宗教活动场所的财产权规定不明确。

      目前,很多宗教界人士希望能够赋予宗教活动场所法人地位。如果允许宗教活动场所进行法人资格登记,场所在收入管理上还必须遵循法人制度的要求,严格区分宗教教职人员个人的收入和宗教活动场所的收入,并按照法人制度的要求建立相应的财务管理制度。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既涉及到宗教传统,又涉及到法律原则,在今后修订《宗教事务条例》时,需要认真考虑和研究。

      在这一方面,《律师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律师承办业务,由律师事务所统一接受委托,与委托人签订书面委托合同,按照国家规定统一收取费用并如实入账”;第四十条第一款规定,“律师在执业活动中,不得私自接受委托、收取费用,接受委托人的财物或者其他利益”,都是按照法人制度的要求,为保护法人的权益作出的规定,对今后加强宗教财产管理、规范宗教教职人员的收入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除此之外,《宗教事务条例》第五章第三十二条规定:“宗教活动场所用于宗教活动的房屋、构筑物及其附属的宗教教职人员生活用房不得转让、抵押或者作为实物投资”,这一条规定的初衷是好的,有利于保护宗教活动场所的财产不流失、不受侵害,也符合宗教活动场所是非营利机构的要求。

      问题在于,现实生活中宗教活动场所在改建、扩建的过程中,可能需要银行贷款,需要建筑商垫资,都会遇到抵押问题;《宗教事务条例》规定不允许将场所的房产作为实物投资,但没有规定场所可以支配的现金是否可以用于投资,国内一些大型宗教活动场所出资成立了公司、研究会、药局等机构,甚至有传言个别宗教活动场所的资产要整合上市,这些做法是否合法,在法律上是一个空白。

      还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是,如果允许宗教活动场所进行法人资格登记,场所作为法人具有独立的财产权,《宗教事务条例》第三十二条规定就会与《民法》、《物权法》、《公司法》以及《社团登记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相冲突,这些都是非常复杂又需要关注的问题,需要有关部门认真审视、全面研究、妥善解决。(作者单位:山东政法学院、山东省委统战部民族宗教处)


    最新推荐